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創意生活≠奢華生活 - 高CPI壓力下的庶民生活智慧

作者:王志瑋

本文:
    曾幾何時CPI、GDP…等經濟學的術語在街坊鄰居的婆婆媽媽的言談話語間也是信手拈來,他們如同經濟學家一般的訴說著:「唉呀!你沒看見嗎?國家公布CPI數字又上去啦,我們上市場買青菜一斤就從五毛錢漲到了快一元錢啦,豬肉快吃不上囉,一斤豬肉上漲七八元錢啦!雞蛋也是,哪裡還買得到兩元錢一斤的雞蛋喔,現在最便宜的也得要五元多一斤哩。」這一系列的物價就儲存在婆婆媽媽的腦中記憶庫裡,一旦到了商場、菜市場時就給一一的列印了出來。CPI的計算公式他們不懂,也似乎不需要懂,在老百姓的心中很自然的有一套比較標準,眼下最現實得狀況就是『錢』已經不值『錢』了。聽來有惆悵,但是這些不是抱怨,因為庶民百姓的日子總是得過下去的。在本人的調研過程中發現,眾多的庶民智慧蘊藏在生活細節當中,婆婆媽媽們總會產生一套又一套的應變機制,運用生活小智慧小創意,對抗社會經濟的大風暴。
    走過北京、上海、廣州…中國大大小小的城市,我們從各地街道上的繁榮程度實在很難感受到CPI的高漲對於普羅大眾生活有產生任何影響,街道上摩肩接踵,商場裡川流不息的購物人潮,城市裡每到用餐時刻餐廳依舊大排長龍等著進入用餐,馬路上小轎車壅擠的程度讓政府不得不設法高掛各種限制車牌政策來抑制車輛數目,卻還是一大群人搶著投標、抽籤的搶車牌,汽車銷售數量依然節節攀升,絲毫感受不到油價高漲的壓力和影響。是不是我們誇大了CPI的危機?抑或是人民收入GNP提升幅度高於物價指數CPI的上升幅度?可惜,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有一位上海朋友最近利用假期去了香港和台北,回來之後像我敘述他的觀察,他發現,同樣的一碗麵,香港最貴,其次上海,台北最便宜。但是依據這三個地方的國民收入水平來做比較,很顯然的上海的國民收入水平與香港、台北比較處於相對較低的位置。他給的觀察結論是:「上海物價太高了,但似乎沒有解決的辦法!」。隨後說:「除非有應酬,我現在儘量少在外面吃飯了,即使有應酬,我也會將剩菜打包回家,家裡做飯比較衛生,不必擔心地溝油,安全!而且一家人一起吃飯,相對之下費用節省一些,晚上的飯菜多煮一點,兒子與我隔天的午餐盒飯順道帶上,一起解決了。」讓我們拉回到上海的市況來做觀察,繁榮的程度似乎並沒有遭到物價的壓抑,但是生活習慣與生活模式正悄然發生變化著,在我們生活的週遭不難發現庶民百姓們在因應經濟壓力,面對高物價的情況下,創造出更多更新的生活創意。
    在上海徐家匯天鑰橋路旁,曹媽媽仔細估量著商場內糖炒栗子的價格,他用專家的口吻輕聲的告訴我:「去年一斤才賣十二元五毛錢的栗子,現在一斤賣到十九元啦!」,我反問:「漲了那麼多,那麼你還買不買呢?」曹媽媽笑了笑:「買嘛還是要買的,同去年一樣買十元錢,雖然份量少了將近一半,但是同老伴倆解解饞,倒也不失生活情調!」看見曹媽媽付了錢將栗子連同剛剛買的花生瓜子裝入購物袋裡滿心歡喜的回家去了。浦東菜市場裡,楊婆婆向菜販嘟嚷著想多要一把小蔥,兩人一來一往的煞是有趣,最終菜販拗不過楊婆婆的堅持,從攤子下掏出一小把小蔥送給了楊婆婆,嘴裡還不時的念念有詞:「進價翻了一翻生意越來越難做了,老叫我送這個送那個,賠死了!」話雖如此,菜販還是笑臉迎人的招呼著往來的客人們,按照菜販的說法,由於菜價的上漲幅度不小,已經嚴重影響到客人購買的意願,或者減少採購量,或者改買低價蔬菜,菜販語帶抱怨的告訴我:「高價菜不敢進太多,怕壓資金,只能少量多樣進一些,可是這樣一來進貨成本可高了!」結果是整體營業額非但沒有因為菜價上漲而提升,反而因為上漲因素導致整體營業額下降!楊婆婆語帶玄機的告訴我:「小青菜貴囉,之前五毛錢就可以買一把,現在非得花上一元錢才買得到。你得買當季菜哦,挪!那幾樣便宜,咱向攤商要了小蔥可好用了,回家做蔥油拌麵再加點小青菜,唉呀!湊和湊和啦。」指導完畢之後婆婆得意的拿著菜攤的戰利品笑咪咪的離開,轉戰豬肉攤另闢戰場去了。這些看似芝麻小事的情況天天在我們生活的週遭上演著,背後卻是承載著高CPI的巨大壓力所產生的社會現象,市井小民無可避免的必須面對高物價洪流的衝擊,卻也開創出無限的生活創意。生活中有太多的可替代性,花生瓜子可以取代核桃栗子,絞肉糜正取帶著大排、里肌、五花肉,荷包蛋也可以變成蒸水蛋。
    唉呀!汽油一升漲到七元啦,呦!啥時後又調漲到7.35元一升了。望著加油機上的價格顯示屏,開車的崔總心裡的算盤開始估算了起來。「加100元93汽油。」崔總吩咐著加油工,我納悶著詢問崔總:「您排了這麼久的隊伍,怎麼只加100元,為什麼不加滿了,避免一再排隊?」崔總答覆我:「首先,我估計往後三四天內我不會開車去公司,我打算搭地鐵上班,不出城嘛!不開車了,況且辦公室附近停車費用挺嚇人的。其次是我在網絡上看到的報導,汽車油箱不要加太滿,否則…,就省著點吧!」專家說了半天,結論也就是依循著『就省著點吧』,也就是凡事省著點,老百姓從日常生活當中運用創意省出了金錢,也省出了新的生活態度,簡約的生活型態產生了,依舊維持著美好的和諧生活狀態。
    「你賣房子做中介不是挺好的嗎?怎麼這麼辛苦還跑來擺地攤呢?」我狐疑的詢問從事房屋中介的小徐。小徐笑笑的回答我:「打從去年四月國十條公布之後,買房的人全都收手了,房產市場一下子成交量下降到以往的三成不到,我們做中介靠著成交傭金提成,沒成交就沒收入,在加上咱外地人在上海過日子,房租、交通、伙食…都比外地貴得多了,反正現在沒客戶可以跑,晚上基本閒著,批了一點服裝飾品,湊合著賺點房租津貼吧。」一旁穿著時髦賣髮飾的小女孩插嘴道:「是呀,啥都漲了就咱的薪水沒漲,不想辦法增加點收入哪行喔。我們在公司當個小文員能賺幾個錢?我們幾個小姊妹合租那套房,兩室一廳不到80個平方米要2800元一個月耶,房東還說要漲價,敢情要咱去人民廣場搭帳篷喔。」說完幾個小青年笑鬧了起來。「其實我們也很難」小徐接著對我敘述著:「當時學校畢業之後來到上海,原先希望能夠在上海找個外企,薪資高一些,福利好一點,幾年後能夠存夠一筆錢在上海買套房安家落戶,眼下的情況是不可能了,如果明年情況沒有好轉,我打算回蘇北老家謀個差事,至少生活負擔沒有那麼大。」確實以目前北京、上海、廣州…這些一線城市的生活消費水平,如果沒有長輩的奧援,每個月基本開銷約在1500-2000元人民幣之間,這還是採用最節約的計算方式,工資扣除了房租、交通、伙食…幾乎所剩無幾了!這也就難怪很大一部分大專畢業人才寧願選擇去二三線城市發展了。
    經濟統計數字是提供政府以及決策單位做為政策擬定的參考依據,根據各項的經濟指標來做為進行調整、限制、補貼、徵收…等行政手段的根據,但是行政救濟行為絕非常態,更不能成為長期政策,充其量是短期的平衡措施。促進經濟循環無疑是作為促進經濟繁榮或復甦最為長期有效的方法,支撐當前社會繁榮與市場蓬勃發展的主要力量來自於消費活動的進行,地方繁榮的基礎在於有人加上有錢,而且不能是死錢,必須要有流通,流通愈快速的地方就愈是繁榮的地方。雖然庶民百姓能夠在生活中締造創意,努力克服務價高漲對生活品質的影響程度,但是在收入不能相對增加的情況下,我們不難發現,逛街的人潮雖然很多,但是徒手逛街的情形悄然增加,餐廳門前大排長龍的景象也是事實,但是能夠吸引顧客大排長龍的餐廳除非具備特殊於同業間的核心競爭力,或者套用一句時髦的用語:「看看誰的性價比最"給力"了?」這樣的條件已經成為普羅大眾選擇的重點要項。我們稍稍細心一點就可以發現,這一兩年來網路購物越發蓬勃了,團購餐卷一搶而空,公交地鐵的擁擠程度與日俱增,種種的消費習慣與消費形態正在變化,傳統供應鏈即將爆發革命性的變化,誰會是最後的贏家呢?當前企業所面臨的即是不斷創新的消費型態與不斷變化革新的生活習慣,企業必須迎合潮流甚至創造更新的消費潮流,來引領潮流,掌握創意行銷的知識與技術對消費者認真負責的提供最新、最好、最實惠的服務,為企業爭取勝出的先機。頑固於一成不變的經營方式,將是導致企業滅亡的最根本原因。
    觀察經濟數據和指標必須完整而全面,過去追求GDP的高速成長卻忽略了CPI、PPI的成長速度猶如猛獸般吞噬著我們努力的成果,同時我們是否關注到GNP的成長速度呢?人民收入的增長勢必成為政府、企業與群眾的共同課題。在華人社會,收入與支出的槓桿不容易失衡,傳統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觀念讓我們的社會基層經濟運作保持著安全、保守、充足的態度,寅吃卯糧的放縱態度不容易發生,因為我們對於金錢財富的保有態度一直存在著極大的危機意識,保守的消費態度同時阻礙著經濟循環的活絡生氣,我們該如何的適當引導資金流向,建立合理且適度開放的投資渠道與健康的消費觀念已經是迫在眉睫,低廉工資的競爭優勢已經成為歷史,自動化與科技訊息化將引導工業製造產業轉變形態,提升競爭能力。我們將享受過去數十年對於教育優化所培養的優質勞動力,人民知識與素質提供更加優秀的條件,支持著產業朝向高附加價值的方向前進,智力財最終將取代勞力財成為社會最大經濟力量的來源。
返回列表